相关文章

佛山农村商业银行处置抵押资产被指蹊跷连连

来源网址:

  《新产经》记者 董振英报道

  佛山南方广恒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广恒)成立于1996年,是一家以生产镀锌钢带、彩涂钢带、退火钢带、冷轧钢带等深加工板材为主的大型钢铁企业。2014年,自合作方天津一家钢铁公司向公司发起多起诉讼后,该企业就祸不单行。除合作方拖欠巨额债务外,受此影响,授信广东省佛山农商行对其突然断贷,资金链断裂,南方广恒一度陷入困境。然而,最让企业痛心的是,银行在处置南方广恒的抵押资产中爆出蹊跷连连,令人咋舌。

  债权转让签订空白价格合同

  据了解,南方广恒曾在佛山农村商业银行有2.8亿元的抵押贷款,抵押物为厂房、设备和房产。2014年,南方广恒的合作方天津一家钢铁公司在天津向公司发起多起虚假诉讼。在得到这一消息后,佛山农村商业银行在南方广恒贷款没有到期的情况下突然提出要收回贷款。尽管经过法庭裁决,天津合作方的虚假诉讼多以撤诉或败诉而告终,但佛山农商行却态度坚决,依然坚持断贷,在企业不能偿还贷款的情况下,向佛山市禅城区法院提起执行申请。

  禅城区人民法院在受理后,决定对南方广恒的抵押物依法拍卖以偿还贷款,并依法摇号选出两家评估公司对拍卖资产进行评估。

  然而,同一批抵押物,银行授信时评估价是16118万元,拍卖时评估价只有2080万元,资产缩水达87%,贷款受信与拍卖评估之间只相差短短3年时间。

  不仅如此,而在佛山土地价格近年来大幅上涨的情况下,房产等抵押物的评估也严重缩水。

  对此,禅城区人民法院作出的答复是,贷款时的评估价和拍卖时肯定有区别,抵押物最后还是要放到市场上拍卖,回归其市场价格。

  在南方广恒的质疑下,评估公司在第一次评估结束15个月后进行二次评估,奇怪的是,同一批房产,第二次估价为1.8亿多元,第一次仅为1.3亿元,两次价格评估悬殊多达5000万元,第一次比第二次估价缩水了近40%。这样的评估结果让南方广恒难以理解,感觉评估太不正规,随意性太强,太缺乏权威。

  尽管南方广恒对资产评估存在严重缩水问题表示质疑,但这并没有阻止银行资产处置的进程。2017年6月23日,佛山农商行和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深圳分公司(以下简称:华融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合同,佛山农商行将所持南方广恒等公司的债权转让给华融公司。

  蹊跷的是,双方虽然签订了转让合同,但标的债权转让价格一栏却是空白。这让南方广恒公司感到困惑,标的如此巨大的资产包,难道双方在没有达成价格一致的情况下就签订转让合同?

  采访中,佛山农村商业银行方面告诉《新产经》记者,佛山农商行和华融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合同是有价格的,只是为了商业秘密而故意隐去了具体价格。

  而华融公司则称,2017年6月,佛山农商行通过公开挂牌转让方式,对南方广恒等公司债权进行公开处置,华融公司经过公开网络竞价,竞得相关债权。目前,华融公司已经享有受让相关债权的资格,对债务已经发生效力。

  而南方广恒公司副总经理于洋告诉记者,虽然华融公司称是通过公开渠道竞得相关债权,但在禅城区法院执行局卷宗中,他们未发现任何有公开招标的记录。

  采访中,针对债权转让签订“空白合同”一事,记者再三追问此次债权转让价格,但无论是佛山商业银行还是华融公司,双方始终未透露任何信息。

  在得知佛山农商行和华融公司签订合同为“空白合同”后,南方广恒认为双方涉嫌存在有意压低资产包的行为,应属于无效合同,遂向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递交民事起诉状,请求法院认定双方签订的合同无效。

  2018年1月3日,禅城区人民法院对南方广恒等公司诉请“空白合同无效”予以立案。

  据了解,佛山禅城区法院执行局法官曹某曾表示,法院出具的裁定没有问题,农商行已经将债权转给深圳华融了。

  尽管法院此前声称合同和裁决没有问题,但后来却又对空白合同立案予以受理,这在南方广恒看来难以理解。

  更为蹊跷的是,虽然禅城区法院于2018年1月3日立案受理了“空白合同”的起诉,但在没有开庭的情况下,又于1月22日作出拍卖通知,将佛山农商行的名字修改成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深圳分公司,并将相关抵押资产上传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准备拍卖,个中缘由令人费解。

  资产处置聘请同一家律师事务所?

  资料显示,2016年2月25日,佛山农村商业银行委托广东天地正律师事务所丁学平等律师作为南方广恒借款合同纠纷的执行代理人。

  而蹊跷的是,2017年10月25日,华融公司也委托了广东天地正律师事务所丁学平等律师作为金融借款纠纷的执行代理人。

  也就是说,佛山农商行与华融公司在资产转让过程中,聘请的都是同一家律师事务所。该律师事务所在服务佛山农村商业银行从南方广恒等企业手里处置完债权关系后,又代表华融公司将债权从佛山农商行手里买走。

  对此,华融公司一舒姓负责人告诉记者,因为对方的律师比较熟悉情况,所以他们也就委托了同一家律师事务所律师。

  那么,同一家律师事务所和同一名律师能否服务同一份债权处置呢?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39条规定,律师不得在同一案件中为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不得代理与本人或近亲属有利益冲突的事务。第50条规定,律师事务所不得违反规定接受有利益冲突的案件。第52条规定,在委托关系终止后一年内,律师不得就同一法律事务接受与原委托人有利害关系人的委托。

  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该律师事务所的行为明显违反上述国家规定,即使佛山农村商业银行和华融公司之间的债权转让是有价格的,也涉嫌存在串通等行为,涉嫌损害国家、集体和第三人利益,因此其债权转让合同应该是无效合同。

  就佛山农村商业银行在与南方广恒金融资产处置中暴露出的种种乱象,《新产经》记者还与中国银监会广东监管局取得联系,但截至发稿,广东监管局没有就采访内容做出回复。